电商后半场:谁来接棒?

蓝冠在线官网

2018-02-22 14:21:17

贵州电商正处于黎明前的混沌时期,这不同于纯粹的狂热,而是交织着一股热情、沉静与困惑的洪流。这股洪流正以极快的速度从城区弥漫至大山深处。

一方面,贵州电商直接跳过了电商前半场,与全球电商同处于后半场的市场环境之下;另一方面,它的电商意识以及人才、资金、物流等配套却仍需要与10多年的沿海地区一样,经过一个较长的培育周期。

“更多的人仍停留在电商就是开网店的初级意识。”赵书军对此并不惊讶,等到像他这样的外来创业者再多一些,他们必将与意识较为前沿的创业者一道,用示范与教育市场的方式彻底打破混沌。不过,最为努力使贵州接入整个电商网络的还属政府。

输入新玩法

“这里面必然涉及到接棒的问题。”当越来越多类似赵书军这样的外来创业者将电商思维带进大山深处时,值得思索的是另外一个更为深远的问题,谁来接棒与坚守产品品质?在赵书军的行走过程中,他发现一个心酸的现实:当地的种植主力竟然都是60岁以上的人群。“只要保证利润空间,当地的种植户与加工厂就不敢作假。”赵书军积极地认为,利润会让他们保持良知,也会让越来越多年轻人在利润驱使下回归这片土地。

然而,保障利润空间只是贵州进入电商丛林里厮杀的随身盔甲。赵书军希望在这个混沌初开的阶段,能够直接向贵州电商输入一种全新的玩法,才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如果贵州电商再走一遍沿海地区走过的弯路,肯定是赶不上全国的步伐了。”赵书军甚至并不认为错过前半场是一种缺失,“至少他们没有被过去的电商模式教条化。”

赵书军所说的全新玩法,是具有一定价值或区域边界的玩法。他定义的部落电商就是其中的一种,将一些价值观相近的人群圈拢起来并实现共同经营的玩法。从创办这个项目至今,赵书军已在全国各地招募了60人的团队,由他们在自身区域内运用微信等多渠道方式进行扩散并销售产品。在这种运作模式下,他的第一期产品紫米在10天内实现了1万多斤的销量、30万元的销售额。贵阳的一些创业平台,也不再盲目跟随沿海地区的玩法,而是在本土基因中找到了更为适合自身发展的模式。“够近”是一款提供智慧社区服务的平台,它原本只是一种社区O2O的普通玩法,在经历了一系列的试错之后,其总经理刘育辰用APP“开门”的创新理念打开了新的模式与市场。

“够近”开始与新建楼盘合作参与其智慧社区建设,并用一个开门的动作将其直营的线下实体店与线上平台实现有效链接。“够近”这种模式在全国其他地区并非具有普适性,事实上只有在线下便利店服务与城镇化建设欠缺的城市才有其潜入的空间。

闻平等三位返乡年轻人也创建了自己的生鲜平台,与其他生鲜平台形成差异化的是,它加载了城市物流的“滴滴”玩法,将顺路的快递车与私家车运力整合起来,为城市配送服务。

资金拮据下的自我造血

“够近”已先后融资500万元天使资金与1000万元Pre-A轮资金。然而,贵州创业者能获得资本青睐的机会并不多。在记者所采访的电商企业中,创业者们几乎都在用原始积累的自有资金支撑并持续投入着。

当创业大潮比资本抢先一步踏上这片土地,一方面从一定程度上阻碍了电商阵营快速发展的步伐,另一方面却赋予了电商平台一种不受资本裹挟的、更为沉静的自然生长状态。与资本疯狂进驻创业公司的地区相比,这里的创业者每迈出一步都会考虑“盈利”这一现实因素。

他们通常会克制自己的野心,实施一种影响力可能被减弱但效果更为精准的运营模式。刘育辰曾在2014年上半年之前度过了一段较为艰难的时期,他在2013年创建“够近”后的1年多时间内用完了500万,补贴用户。“我看着平台上的订单量增长了,公司却在亏钱。”而如今的他却面临着与当时截然相反的境遇,公司在订单量萎缩的情况下居然实现了盈利。

刘育辰并不避讳公司的收入来源,他坦承,参与新建楼盘的智慧型社区建设让 “够近”有富余的资金培育电商平台。刘育辰自己组建了规模达5000万元的天使基金,目前正四处物色心仪的创业项目。“好厨色”平台也在初期针对大客户进行线下推广以此扩展市场、积累用户。该平台虽然做好了长期投资的准备,但仍制定了一年实现收支平衡的明确目标。

贵州西部建材城副总经理高峰也指出,虽然贵州省、市、区各级政府也对电商产业提供资金支持,但这种普惠制度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是杯水车薪,起到的作用只能是鼓励性的而非支持性的。贵州西部建材城正在运用前沿的VR技术与线下建材城基础搭建线上建材交易平台,解决一直以来的该行业领域线上购买难题。

在电商后半场中,如贵州西部建材城这样的传统企业也有一股不甘落后的气势与未雨绸缪的强烈意识占领线上市场,他们擅长在平台上加载原有优势与技术以抬高被复制的壁垒,延长被赶超的时间。贵州卓霖防伪科技有限公司利用自身独有的防伪密码锁技术创建了“真品购”线上网购平台。

人才孵化的双行道

不过,在拮据的经济条件下懂得自我造血的励志故事多集中在贵阳地区,而远离城区数百公里的大山深处,赵书军所见所闻的却是另外一幅画面。“电商并不好玩,一年卖不出六袋米。”赵书军看到浓墨重彩的电商下乡刷墙广告背后,堵在黔货面前的却是一座意识障碍的大山,“很多人以为电商就是开淘宝店。”更让赵书军忧心的是,大部分人甚至连开淘宝店都不会,更不知道流量为何物。

在赵书军行走的过程中,他发现山区里的农民们兢兢业业地做好了电商的幕后工作,即种好自己的产品后,却在电商平台上亮相时,幡然发现找不到最能吸引用户目光的、聚焦灯所在的舞台中央位置。目前,贵州电商所承担的功能仍倾向于工业品下行,而非农产品上行。

贵可科技董事长杜雄与赵书军持同样观点,他认为建网站、开网店只是电商的基础性工作,而更为上层建筑的四个步骤要领是:占领屏幕――赢得转换――赢得口碑――赢得先机。

贵州政府早已意识到问题的紧迫性,以贵州电子商务云为主开始对接人才、培训等资源。贵州电商云以县域电商发展为抓手,整合第三方专业培训机构及自身培训资源,形成了以农村电商规划、“一县一服务”保姆式电商服务、电商理论与实操培训为核心的贵州电子商务云农村电商整体解决方案。为了更好的推进贵州农村电商发展,贵州电子商务云通过“服务下乡”实现“黔货出山”,与贵州省各县共同打造贵州农村电商“星火”计划。贵州电商云培训中心,整合国内一流的实战型电商师资,因地制宜的打造了《如何“因地制宜”推进“黔货出山”》等精品课程,解决农村电子商务发展人才匮乏的问题。贵州省还是全国唯一一个全省全县覆盖的淘宝大学县长班的省份。

京东在贵州推行的“电子商务进农村战略”也进入了新阶段,截至去年11月底已在贵州建立了约50家“京东帮服务店”和“县级服务中心”,覆盖上万行政村。

“好厨色”平台副总经理王武坦承,公司里不缺懂农业的人才,但电商运营人才的需求却处于饥渴状态。而对于贵州西部建材城而言,VR这样的技术型人才更是稀缺,这种稀缺性也将直接反映到了公司的财务状况上。西部建材城副总经理高峰为了解决技术上的难题,必须往返于贵阳与杭州之间。在高峰的设想当中,如果贵州能解决VR建模人才的问题,或可使西部建材城线上平台的建设成本降低一半。“而且随着技术的发展,成本还会继续降低。”

西部建材城也在用自己的力量循序渐进地改变当下的人才环境,他们试图运用与贵州当地的大学合作等模式将部分业务向大学生实施众包,在降低运行成本的同时也能达到孵化创业者的目的。不过,高峰也表示这种模式单靠一家企业形成的孵化范围与持续能力都显得不够充分。

正在疏解的物流困境

人才并非惟一挡在眼前的障碍,以物流为首的配套系统也在考验贵州电商产业。

“在贵州乡镇的物流成本是省内15元/斤,省外20元/斤。”赵书军听到这个物流价格时,险些放弃了在贵州寻找农产品的想法。参照这个价格,他发现贵州很多基础性农产品走电商路线在价格就丧失竞争力了。“比如土豆售价也就1-3元/斤。”赵书军行走的同时也察觉出物流困难的症结所在。

赵书军从黔西南的兴义市到望谟县仅耗费一个半小时,而从望谟县到其隶属的乡镇却得花费两个半小时,再从乡镇到隶属的村庄则需要3小时。

“一直在说农村的最后一公里怎么解决,但真正要解决并不容易。”“好厨色”平台所有的产品几乎都是从山里拉出来的,所以王武对物流带来的成本压力感觉明显。“物流成本很大程度左右了产品的价格。”在贵州,将农产品从大山深处运到贵阳,150公里路途的运输成本在2000元左右。

相对的,王武曾从江苏徐州运输了一批物资到贵阳,整个物流成本也才耗费1000元。而且以王武的经验看来,从大山深处向外运输产品注定是空车进去,因为很少有物资需要向那里运输。王武戏称他们的农产品是坐着专车来的。显然“最后一公里”和货车呼叫APP等概念都在崎岖的山路面前失去了作用与意义。

随着政府的努力与巨头的介入,无论是农产品上行还是工业品下行的物流困境正在得到疏解。在农村物流方面,贵州正以农村电子商务“中心联站点”为基础,推进农村电子商务与物流协同发展,完善基层电子商务服务站点建设,提高农村物流网点覆盖。

京东“亚洲一号”物流中心也已于去年12月在贵州投入运营。“亚洲一号”是京东在西南地区最大的自建单一物流项目,也是目前贵州最大的电商自建物流项目。该项目将辐射贵州全省,整体配送时效均大幅提升,其中贵阳市区将实现 “211限时达”,其他5个地级市3个自治州实现“次日达”。